June 12, 2024

课堂里的蜕变:链接自己,贴近孩子

翻转课堂是一个颠覆传统教学的方式。因为学习会先由学生在家中看老师准备的课程内容开始,而到了学校,学生和老师一起完成作业,并且进行问题解答及讨论。过往,老师是传授知识的人,学生的角色是被动的,课堂里知识的传递是单一的。但在翻转课堂里,师生关系变成互动性的关系,一同探究,由老师从旁协助和引导,让学生自主和主动地去学习和探究。

课堂里的蜕变:链接自己,贴近孩子 Read More

磨去棱角的石头

时间如白驹过隙,弹指间,我已投身教育界十年了。这十年的岁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当初,身边的朋友都选择当老师,家人也鼓励我当老师,但我心不愿﹑不甘,不甘心就这样“平平凡凡”地过日子,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大学毕业后,我就去了邻国——新加坡,在那里工作了三年之久。由于不适应工作的压力及紧凑的生活步伐,我最终决定辞职,让自己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后再“出发”。

磨去棱角的石头 Read More

我们的前途,在谁手中?···

在中学执红笔14年,从满腔使命感、誓要在教育界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热血青年,到现在仅存微弱的暮光,苟延残喘。原本以为是自己自艾自怜,为赋新词强说愁,直到读了潘永强主编的《迟缓·停滞·低素质·迷路的中学教育》后,感同身受。这本书是2018年编写的,是一本详尽的中学教育研究报告。为了写这篇文章,我又一次翻阅此书,两年前的问题,现在还存在,而且事态更严重,完全没有被挽救的迹象,越看心情越是低落,无奈感涌起。

我们的前途,在谁手中?··· Read More

无家可归

无校可归,很荒谬对吗?因为学校要转型成为中六学院,但凡教导主流(中一至中五)的老师都需要强制性转校。就要开学了,仍未接到转校信,有种被遗弃的流浪猫之感,灵魂工程师的魂魄失去了落脚之地。
凡事谢恩,凡事交托,相信上帝在给我酝酿最好的去处。真的,这份使命,这份成为我糊口的职业,一直都不是我的第一选择。即便小时候的愿望表里都是填写“老师”,但潜意识里是要成为医生、空中小姐、模特儿之类的,只因怕被老师和朋友白眼、取笑我不自量力,所以就写上中规中矩的“教师”这个愿望,岂料,这就“一语成谶”了。

无家可归 Read More

家有老师初长成      

去年刚进入独中教书,一切从零开始。我不是独中生也未曾接触独中课程,这还没关系,花些时间了解即可。真正的挑战是被安排教高一华文和电脑,天啊!我大学是修会计的,电脑还可以应付,华文呢?我就只有SPM程度(小确幸是我有考到A啦)。当时觉得校长在和我开玩笑,我觉得上帝也是。校长八成为了安抚我,盼我接下挑战就鼓励我说:“别怕!你的SPM有报考华文而且成绩那么好,相信你可以胜任!重点是要认真备课就不怕有错漏。”考虑了几天,我接受了。

家有老师初长成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