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2, 2024

五颜六色的病中杂记

五颜六色的病中手扎:这是一篇梳理自己面对病痛的记录。我没有用很多基督教术语、更没有什么神奇的痊愈祷告结果。
在各样的心情转折之间,我只是更多体会在日常痛与不太痛的间隙中,上帝自己用祂的话语成为粘合剂,让我有力量前行。
或许,在低谷中的你,也能因此而看到微光。

五颜六色的病中杂记 Read More

教育路上,我坚守的原则

于我而言,智慧加品格的发展才是真正的教育目标。我本身从事国中补习教育这一行将近9年,我渐渐地发现,对于少年人的教育,我们应该以亦师亦友的方式来进行。在传授知识的当儿间接教导正确的品格应是现在教育的真正趋势和方针。如今,马来西亚的教育不再局限于死读书、读死书的模式。评估考试中也加入了许多“高思维及应用”的题目。

教育路上,我坚守的原则 Read More

靠着主爱,走出童年阴霾

去年,当我与凯青的一个特殊儿接触后,我发现他特别喜欢找我谈话。这孩子来自单亲家庭,缺乏母爱。因为我对他很好,所以相比其他老师,他比较喜欢来找我。或许这孩子只是盼望从我身上获取母爱的温暖,可是我会很害怕他看我的那种眼神,进而影响了自己的情绪。我也察觉到,虽然我想要以神的爱来爱他,但是却做不到。

靠着主爱,走出童年阴霾 Read More

《面对生活的另一场大雨》

生病了,可以找医生;功课不会,可以找老师;买日常用品,可以上超市。。。

生活中,许多事情都可以轻易解决,不过十字路口的决定,并不是那么理所当然知道该怎么选择。

2019年中。。。

先生总公司捎来了一个消息:计划把东马的分行卖给本地代理(local dealer)去开拓。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我听到后傻了眼,心里盘算着该如何是好。

《面对生活的另一场大雨》 Read More

活出属上帝的生命

我是个很有纪律的人,过去我用建立品格的态度来操练属灵的纪律生活。因此,我建立了很多属灵习惯,也培养不少合神心意的生活方式。

但是真正的突破是当我意识到:“爱”是所有品格建立与属灵操练的出发点,我是被神所爱,我也爱祂。于是,我对一切都改观了,得到自由和更新,并享受与神同行。我开始主动、自发、欣喜地在每一年、每一季(个人生命的季节)操练属灵的纪律。因着持续成长,我的生命总有突破,从而心生欢喜、感恩。

活出属上帝的生命 Read More

黎明的光总在黑夜后到来

志荣硕士毕业后即加入TMS当销售员。他是在什么情况之下加入该公司呢? 其实说来特别。志荣毕业后,筹备及带领了一个攀爬大汉山的七天之旅,其中的参加者大部分是他的同学,当中有一个比较年长的长辈——杨先生。经过七天的相处,杨先生发现志荣不但拥有很好的组织和领导能力,他也富负责感和对人和善,是一个可造之材,因此邀请刚毕业的志荣加入当时只有数名员工的TMS。

黎明的光总在黑夜后到来 Read More

推动社企,为爱同行

我和丈夫都不是来自富裕的家庭,简单来说,属于小康但又不时会为生计烦恼甚至吵架的家庭。我们的母亲没有高学历,有了孩子后就鲜少外出工作,因此我们常常会听到母亲的埋怨,也是她的心底话:“为什么我无法赚钱来给孩子更好的生活?为什么我只能呆在家里?”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我便不断思索:难道母亲们真的没法活出快乐的自己吗?她们是否可以在照顾孩子和家庭之余,为家提供第二个经济来源?

推动社企,为爱同行 Read More

无家可归

无校可归,很荒谬对吗?因为学校要转型成为中六学院,但凡教导主流(中一至中五)的老师都需要强制性转校。就要开学了,仍未接到转校信,有种被遗弃的流浪猫之感,灵魂工程师的魂魄失去了落脚之地。
凡事谢恩,凡事交托,相信上帝在给我酝酿最好的去处。真的,这份使命,这份成为我糊口的职业,一直都不是我的第一选择。即便小时候的愿望表里都是填写“老师”,但潜意识里是要成为医生、空中小姐、模特儿之类的,只因怕被老师和朋友白眼、取笑我不自量力,所以就写上中规中矩的“教师”这个愿望,岂料,这就“一语成谶”了。

无家可归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