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2, 2024

与孤单共舞

在写关于孤单的这一篇文章的时候,我查了一下这三个关于孤单的名词, 发现他们看起来是差不多的意思,但是在某些程度上却是有区别的。

孤单(alone-adjective)— 单独、独自、只身,一个人的状态:他是一个人、单独。

孤独(lonely-adjective)— 孤独,寂寞,落寞;凄凉的。

孤立(isolated-adjective)— 遥远(isolate-verb)隔离,使孤立的。

与孤单共舞 Read More

你爱现在的自己吗?

一个星期前,我在同工会分享关于“爱与被圣灵充满的反思”,我问了大家这个问题。其实,这也是我几个星期前,反反复复问自己的问题。那个时候,我的答案是:“我不爱现在的自己。不,我讨厌现在的自己。”

我回想那个在浴室里崩溃痛哭的自己。我回想那个在客厅、厨房,失控地一边收拾一边把不要的东西丢掉(当然也少不了痛哭)然后开始破口大骂,像个泼妇一样的自己。

我讨厌什么?

你爱现在的自己吗? Read More

简单之福

一段时期,刚好我处于低潮,当我开始把不需要的物品一件一件丢弃或送人,我感受到内心的平静,以及拥有清爽空间的喜悦。圣经所应许的“旧事已过,一切都是新的”对我而言,不再那么模糊。我根据麻理惠的《怦然心动的整理术》的教导,从衣服、书本、文件、小东西,最后是纪念品的次序来整理。麻理惠要求我们把所有的物品都堆积在一起来整理,因为她希望我们能正视自己的所有。你会发现在你眼前,有一座小山等待你去征服。那一座小山就是你的物欲,很多东西其实都是我们不需要的,或我们觉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物品。

简单之福 Read More

照顾末期癌症病人的经历     

2005 年12月大姐被诊断得末期胰脏癌,报告一出,医生束手无策。这消息让我们全家惊慌失措,一时也不知去哪找专业的医疗协助。马来西亚在这方面的支援仍是非常欠缺。
看着死亡逼近,大姐感到沮丧、消沉、愤怒。我们一方面摸索如何照顾她的饮食,一方面尝试安抚她的情绪, 并应付随时出现的倂发症。真的很难形容我们当时沉重的心情。 感恩她在绝望中信了主,上帝也透过一首诗歌大大地安慰了她的心。一个月半后,她病逝了。

照顾末期癌症病人的经历      Read More

医院探访手札

过去的一年多,我每两个礼拜就和一群弟兄姐妹到麻坡中央医院探望病人——儿科、癌症病房、骨科病房、一般病房等我们都一一走过了。我们的目的很单纯,即是在医院病房里,聆听病人的心声;并在他们觉得无助时,带领他们向慈爱的天父祷告,求天父赐下力量来面对医治病痛的挑战——财务、家人、担忧等种种问题。很多时候,病人在聆听我们唱诗歌及为他们祝福祷告后,双眼都含着泪水向我们说谢谢!我常鼓励那些愿意学习自己向天父上帝祷告的人说:“虽然你不认识祂,但是祂按着你的名字来认识你。你可以随时来到祂面前祈求,甚至诉苦!”

医院探访手札 Read More